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揚州八怪羅聘《鬼趣圖》簡介

時間:2019-12-24編輯:羅生門橘子

《鬼趣圖》是清代畫家羅聘創作的人物畫。

《鬼趣圖》一共8幅。第一幅,是在一片彌漫的煙霧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些離奇的面目和肢體,似真似幻。那虛無飄渺的形象,就是“鬼”;第二幅,畫面上是兩個鬼:一前一后,疾速前行。后面跟著的鬼,頭戴纓帽,很瘦,有人認為畫的是一對主仆;第三幅,畫的是一個穿著華麗而面目可憎的“闊鬼”,它手拿蘭花,貼近一個女鬼說悄悄話,旁邊還有一個鬼在竊聽;第四幅,畫的是一個矮鬼,拄著拐杖,一個紅衣小鬼為他捧著酒缽;第五幅是一個綠頭發鬼,腳和手臂都很長,在作捉拿狀;第六幅是一個大頭鬼,正追趕著跑在前面的兩個小鬼。兩個小鬼一邊奔跑,一邊慌慌張張地回頭看;第七幅中,一共畫了4個鬼。一個鬼打著傘在風雨中疾行,緊緊地跟在前面的一個鬼后。還有兩個小鬼,頭出現在傘旁,沒有身子;第八幅,畫的是兩具白骨骷髏,一男一女,站在樹叢中的一座古墓旁說話。

《鬼趣圖》在繪畫技法上很有獨到之處。據道光年間的學者吳修(思亭)的記載:“先以紙素暈濕,后乃行墨設色,隨筆所至,輒成幽怪之相,自饒別趣。”墨的滲透和渲染是潑墨山水的基本技法,把這種技法引用到人物(鬼物)畫上,使技法和主題巧妙地結合,充分體現出鬼氣和鬼趣,卻是羅聘的精心創造和湛深藝術修養。

《鬼趣圖》被不少人認為是揭露黑暗、諷刺不公的一把藝術匕首。

就像蒲松齡、紀昀、袁枚,他們用語言來描述,羅聘就用繪畫來描摹,其實是異曲同工。

《鬼趣圖》其實貫注著羅聘深厚的人文精神。羅聘從小飽讀詩書,崇儒崇佛,性格中庸、敦厚、儒雅。“溫和的性格決定了羅聘不可能畫出帶有強烈的尖銳犀利的思想性作品。盡管初到京師,會遭受白眼、冷遇,也能體會到官場的狡詐、人情冷暖,他本人也有些侍才傲世的書生狂氣,但這絕對不會導致他的性格到了北京就突然間變得激烈憤世起來,并以《鬼趣圖》作為標槍在乾隆眼皮底下投擲。羅聘創作《鬼趣圖》的靈感是源于他的宗教情懷,體現了對人生命的終極關懷,他將鬼魅人格化人情化,體現了他深厚的人文精神。”

《鬼趣圖》有別于民間傳說的猙獰恐怖的形象,用寫實和夸張相結合的手法并按大眾審美心理需求塑造鮮明生動的藝術形象,渲染烘托鬼域特有的情境,形象個性突出,神態生動,造型新穎。

羅聘在繪制《鬼趣圖》時運用了一種獨特的技法,就是用水將整張畫紙打濕,然后作畫。在濕紙上作畫是需要技巧的,落筆的輕重緩急都是關鍵,羅聘的濕紙畫法則運用恰到好處,整個畫面布滿幽冷的鬼氣。

作者簡介:

羅聘(1733~1799),字遯(遁)夫,號兩峰。漢族,祖籍安徽歙縣,其先輩遷居揚州。雍正十一年(1733)正月初七生于揚州彌陀巷某處,后來此處被羅聘命名為“朱草詩林”,名其堂為“香葉草堂”,也是至今尚保存完好的“揚州八怪”的唯一一處故居。“揚州八怪”中被稱為“五分人才,五分鬼才”的畫家,“揚州八怪”中輩份最小。說他“鬼才”倒并不是他的畫如唐李賀的詩歌那樣充滿著冷峭氣,而是說他擅長“鬼”畫題材,傳說他的眼睛像西方人,是藍色的,能在白日見鬼,這大概也是“八怪”中絕無僅有的。

JBO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