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

包拯巧扮土地公審案的故事

時間:2019-12-25編輯:琳迦

包拯為什么要扮土地爺?其中有這么一個故事。

包拯從小聰慧機警,鄉親們都稱贊他是個不平常的孩子。他那些小朋友們也更迷信上了他,經常故意設些疑案,讓他去斷,沒有他斷不明白的。

他家住的村東頭有座土地廟,因長年沒人居住,廟前廟后雜草叢生,除了逢年過節有點香火,平時連香火也斷了,顯得十分凄涼。

去年上半年,從南方來了個云游的老和尚,住了進去。從此,周圍村子里死了人,都去找他超度亡靈,所以,這破廟里的香火也興旺起來。

可是這天早晨,有人發現老和尚死在廟中,看跡象像夜間被人所殺,便告了官府。包拯有個小朋友叫李二狗,他的哥哥李大狗被當作兇手抓走了。李二狗哭著來找包拯說:“三黑哥,可了不得了,我哥被抓走了!”

包拯安慰他說:“不要著急,慢慢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狗說:“聽我哥講,他頭天晚上在鄰居家中喝了一夜酒,快到天明時才回家。他生怕母親訓斥,路過土地廟時,想到里邊歇息一會兒,結果一躺下就睡著了。恰在這天夜里,外來的那位老和尚被人殺死了,到公人來驗尸時,我哥哥還未醒,就以他背上的衣服有血為由,把他當做殺人兇手抓走了。你知道,我哥哥平時只是愛喝點酒,可膽子比誰都小,他一定不會殺人的!三黑哥,你得想想辦法,救救我哥吧!現在我娘還不知道呢!如果知道了,還不得嚇死呀!”

包拯道:“你哥被抓之事,先不要對你娘說,咱們先去土地廟看看,回來再做打算。”

兩人正說著,其他幾個小伙伴聽說此事后,也湊了過來,對李二狗的哥哥深為同情,便跟著一齊來到了土地廟中。包拯進廟之后,讓大家分頭去找殺人兇手的蛛絲馬跡。不一會兒,包拯在香案前發現了一個做木匠活的墨斗;又過了一會兒,他又發現在土地爺身后的一塊光滑的石頭上有一攤血;幾乎與此同時,還有一個小伙伴發現,在土地爺的右肩上有只手印,并且是四個指頭。

隨后,包拯來到帶血跡的石頭跟前說:“看來,昨天黎明前,你哥哥是躺在這塊石頭上睡覺了。”

二狗道:“怪不得我哥哥的衣服背面有血;如果是他殺了人,為什么胸前衣服上沒有血呢?”

包拯接著道:“你分析得不錯。現在從這墨斗看來,殺人兇手可能是個木匠,殺了人,慌忙逃走,結果把墨斗忘在了廟中;再從手印上分析,這木匠有一只手必定是四個指頭。咱們想想看,我們周圍村中,到底有沒有一只手是四個手指頭的木匠呢?”

有一個小伙伴忽地插言說:“我想起來了,后山村有個姓孫的木匠,曾給我家做木匠活,他的右手就是四個手指頭。”

又一個小伙伴說:“聽說他平時既愛喝酒,又愛賭錢,很可能就是他圖財害命!”

還有個小伙伴說:“聽人講,他天天晚上到趙寡婦家中喝酒。”

包拯想了想說:“大家說的這些情況,都很有價值,咱今天晚上,就來個‘土地爺’審兇手。”

然后,包拯如此這般對小伙伴們吩咐了一番,大家都非常同意,便分頭去做準備了。

當天晚上二更時分,孫木匠果然從趙寡婦家中一歪一斜地出來了。當他剛走到廟門口時,就見老和尚滿臉是血地走出來說:

“孫木匠,你好狠哪,我的錢財你拿就拿了,為何還要把我殺死?我已經告到土地爺那里去了,他會給我做主的!”

孫木匠一聽,沒顧細看,就嚇得“啊”了一聲,拔腿就跑。

可他沒跑出幾步,就被平時立在土地爺旁邊的四個小卒手執刀槍攔住去路說:“你殺了人,難道還想逃走嗎?快隨我們到土地爺面前請罪!”

孫木匠這時早被嚇癱了,四個小卒將他連推帶拉地拖到了土地爺跟前。

土地爺問道:“孫木匠,你為何要殺死廟中和尚?”

孫木匠跪在地上,戰戰兢兢地說:“不,不,不是我殺的!”

土地爺把墨斗往地上一扔,怒斥道:“大膽孫木匠,你看這是什么?還想抵賴么?”

孫木匠一看,頓時嚇得汗流如雨說:“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土地爺大怒道:“好一個無賴狂徒,事實面前,還想抵賴,讓他對手印來!”

于是,四名小卒拖著孫木匠對了手印,然后報告說:“報告土地爺,手印完全相符!”

直到這時,孫木匠才從實招道:他在外賭錢輸紅了眼,見老和尚超度亡靈收了不少金銀財寶,便來強行相借。老和尚知道他色賭俱全,不務正業,不同意借給他。

但孫木匠卻不甘心,他以為老和尚是外來的,無親無靠,便強行翻找搶奪,拿了就走。那老和尚照舊念經,沒有阻攔,只是說了句:“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搶劫,也真是太無法無天了。孫木匠一聽,立即警覺,生怕他告到官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回頭一斧子,將老和尚劈死了。

包拯見孫木匠已經全部招認,立即吩咐小卒道:“讓他畫供!”

直到這時,孫木匠才看清楚,審訊他的那幾個鬼神,原來是幾個孩子裝扮的。

審訊完畢,包拯又讓李二狗叫來幾個大人,把孫木匠扭送到官府,打入死牢。接著,李大狗也立即被放了出來。

包拯裝扮土地爺審兇犯,救了李大狗的性命,并為當地除了一害,百姓無不拍手稱快。

從此,小包拯會審案的名聲越傳越遠了。

JBO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