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包拯智審繡鞋案的故事

時間:2019-12-25編輯:琳迦

北宋仁宗年間,包公奉旨復核各地死罪案件。這日,包公細察江州衙解送的“朱連因奸殺人一案”案卷,認為此案有兩點不清:一是案犯殺人后,取走繡鞋作甚?二是殺人兇器和丟失的繡鞋下落不明,尚須詳勘細鞫,再作決斷。

包公命將原告王尚、被告朱連帶至大堂。包公問王尚:“你告朱連殺人,有何證據?”

王尚回稟:“那日,我一早出門,中午回家,發現妻子趙麗被殺,針線筐內繡鞋一雙、剪刀一把丟失,我失聲哭喊:是誰殺死我妻?鄰里相聞來看,告知門外有一行沾血腳印,我和鄰居數人沿著血跡尋去,直至朱連船中而沒。我等令他脫下布鞋,見鞋底沾有血跡,便認定他殺人,將他捆綁送到江州衙問罪。”

包公又問:“所失繡鞋、剪刀,有無特記?”王尚答:“剪刀無甚特記,繡鞋繡有鴛鴦一對,一只業已繡完,一只尚未點睛。”

包公再問:“當時可搜船艙,有無繡鞋、剪刀?”王尚答:“搜其船艙,未見繡鞋、剪刀。”

包公轉問朱連:“你將繡鞋、剪刀藏于何處?”朱連鳴冤泣道:“趙麗系我表妹,我何忍殺害她?那日,我艙裝水貨,船泊江州。記起表妹,嫁于此地,多年不見,欲去探望。午前至她家,大門虛掩,呼之不應,推門而入。進至廳堂,連喚數聲,無人應答。房門洞開,朝里一看,見表妹趙麗倒在血泊之中。我近前一摸,鼻息全無,嚇得我不知所措,急忙返回船中。”

包公問:“你見表妹被殺,為何不立時告發?”朱連答:“我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當時想喊,轉而一想,倘若呼叫,眾人趨至,難以脫身。累及官司,曠日持久,貨將爛矣!我打算回船中,將貨托付別人,再去官府報案不遲。沒想到表妹夫和眾人隨后尋至船中,見我鞋底沾有血跡,便不容分說,將我當做殺人犯扭送江州衙審問。王知州不容分辯,苦刑拷打,勒令招承。我受刑不過,被逼供認因奸殺人。我并未殺人,怎知兇器、繡鞋下落?小人實在冤枉,乞望大人明察。”

包公思量:捉賊捉贓,沒有證據,怎能定案。欲破此疑案,須智取贓證,遂心生一計。包公令將朱連暫押,授計王尚回江州老家四處張貼“尋鞋啟事”:“失落繡鞋一雙,繡有鴛鴦一對,一只業已繡完,一只尚未點睛。如有拾得者,或知其下落者,賞錢五十貫。”

王尚所在村里有一光棍裴三,與一寡婦楊花私通。這日,裴三偶見王尚“尋鞋啟事”后,信步來到楊花家中,見楊花家床頭柜上放著一雙精致繡鞋。隨手拿起觀賞,口夸楊花手巧。楊花笑道:“不是我繡的,哪是我手巧。”

裴三問:“那是誰繡的?”楊花答:“不知誰繡的。是刁四拾得,送與我穿。我見一只鴛鴦尚未點睛,我又不會繡,故而未穿。”裴三細看,果見一只鴛鴦的眼睛未繡。忽然記起與“尋鞋啟事”王尚所失繡鞋特征相符,心想,莫非王尚失落繡鞋,為刁四拾得,送與楊花,以討楊花歡喜。裴三知刁四亦與楊花相好,不免有些醋意。

正胡思亂想,楊花忽然問裴三:今日來會,送我何物?裴三信口答道:“送你一場富貴。”楊花問:“送我何富貴?”裴三道:“這雙繡鞋,一只鴛鴦沒繡眼睛,有些不太吉利。你又不會繡,留之無用,不如拿去換錢。”楊花問:“能換幾錢?”裴三答:“能換五十貫。”楊花不信:“哪能換那么多錢?”裴三道:“你不用管,我準給你換回五十貫錢就是。”

楊花聽說能換五十貫錢,便動了心,同意裴三拿去換錢。裴三拿著繡鞋離了楊家,徑直來到王尚家,將鞋交與王尚看,問是不是他家丟失的繡鞋。王尚拿起一看,認出是其妻親手繡制的繡鞋,一只鴛鴦尚未點睛,便問繡鞋來歷。裴三告訴他,在楊花家見到此繡鞋。楊花說是刁四拾得,送與她穿,因未繡完,故而未穿。今物還原主,領取賞錢。王尚即取錢五十貫交與裴三。裴三將錢送與楊花,楊花喜笑顏開。

王尚即帶繡鞋報與包公。包公命傳裴三、楊花、刁四到開封府大堂審問繡鞋來歷。包公先問裴三,裴三見王尚在場,繡鞋在案,只好如實陳述發現繡鞋經過。包公又問楊花,楊花回稟:“刁四拾得,送與我的。”

包公遂問刁四,刁四答道:”在江邊亭子旁拾得。包公細看繡鞋,并無泥土,不似拾得,”斷定刁在撒謊,便將其列為疑犯。包公令將一干人暫押,命差役速去刁四家搜查,從刁四家床下木盒內搜出剪刀一把,尚未擦凈血跡。包公升堂令出示贓證,在證據面前,刁四只得如實供出殺人經過。

刁四是個好色之徒,見本村王尚妻子貌美,早存奸淫之心。那日,見王尚一早出門,隨后溜進王家。見王妻趙麗正在梳妝,從身后摟抱親吻,并強解其衣,欲行奸污。趙麗不從,反抗掙脫,大罵刁四。刁四恐為人聽見,即一手捂住趙麗的嘴,一手從針線筐內拿起剪刀,刺入趙麗喉部。

趙麗立即鮮血迸流,倒地身亡。刁四見針線筐內有精美繡鞋一雙,順手拿起放進衣兜,打算送給情婦楊花,以討楊花喜歡。回到家后,刁四將剪刀放進床下木盒內,當晚將繡鞋送與楊花,不想繡鞋敗露,落得個人頭落地。

JBO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