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包拯智破謀財害死布商案的故事

時間:2019-12-25編輯:琳迦

北宋景佑四年,包公任天長縣知縣。在任三年,時常下鄉,微服私訪,體察民情。一日,包公帶隨從去邊遠鄉村巡視,經過一段山僻小路,兩旁樹高林密,雜草叢生。只見樹梢上空老鷹盤旋,林間深處烏鴉成群,前方草叢蒼蠅亂飛,并有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

包公引起警覺,疾步趨前察看,見草叢里躺著兩具尸體。經隨行仵作檢驗:兩名死者為男性,均系頭部被銳器砍傷致死。一年長死者衣袋內有木制“宋記”印戳一枚。包公分析:印戳是賣布的記號;死者可能是過路的布商和伙計。

包公走訪了附近里正,得知當地沒有姓宋的布商。包公判定:這是一起外地布商路經此地,被劫賊謀財害命的案件。

第二天,有布商和隨行伙計葉杼,走圩趕集,收購大布。二人遍尋布攤布店,各樣布匹仔細挑選,后在廣祿布店看到一匹布頭上有“宋記”印戳。布商問廣祿:此樣布匹,共有多少,我們全要。廣祿答道:共有20匹,布商將20匹布全都買下,伙計找來車夫,將布裝車,運回館驛,報與包公。

原來,布商和伙計都是包公隨行人員化裝的。包公取“宋記”印戳逐匹布對之,絲毫不差,即傳布店老板廣祿,詢問此布來歷。廣祿稟道:前天傍晚,有布商和伙計數人,推一車布20匹來賣。布商言道:盤費已盡,就地銷售。我看價廉物美,就全部買下。因已天黑,未看清面貌,也沒問哪里人,不知他們去向。案件至此,贓物如數追回,線索卻又中斷。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包公經過秘密訪查,發現一條重要線索。有人反映:在案發現場附近,山僻林間小路,常有一伙強人出沒,為首的綽號“攔路虎”,專門打劫過往行人財物。

這天,天長縣城茂源布店來了一位富商,選購上等好布60匹。布店老板鮑信喜笑顏開,沏茶倒水,熱情接客。交談中得知,富商姓楊名賈,從揚州來,擬販布去廬州賣。鮑信勸說楊賈:此去廬州,經過一段山僻小路。貨物最好明早起運,白天通過比較安全,楊賈感謝鮑信好意。

次日一早,楊賈帶著3名車夫,來到茂源布店,將60匹布分裝3車,讓車夫推著往城西進發。行至當午,進入山僻林間小路。天氣炎熱,車夫要求歇息。楊賈也走得又累又渴,同意休息一會兒再走。正當他們坐下喝水吃干糧時,突然一聲哨響,從樹林深處竄出十來個蒙面人,一個個手持大刀。

為首的厲聲言道:留下貨物,饒爾性命;如若不依,全都殺死。楊賈見他們人多勢眾,又都拿著兇器,只好答應留下貨物。楊賈和車夫退到一旁,見眾強盜推起車,簇擁著往西去。行不到百米,忽聽一聲吆喝:站住!從四面八方沖出一隊官兵、衙役,將匪徒團團圍住。經過一番格斗,土匪全部被擒。

包公是用什么計策將這伙土匪一網打盡的呢?原來,包公得知他們是一伙散匪,時聚時散。那么,他們是怎樣提前得到消息,再通知散匪集合的呢?包公料定在城里有內線,給他們通風報信。經秘密核查,被劫賊搶去賣與廣祿布店的20匹布,是姓宋布商在茂源布店購買的。據此,包公對該布店產生了懷疑,密派衙吏鄭槎暗中監視。授計新任師爺林聰扮成富商,化名楊賈,前去茂源布店選購大布。

布店老板鮑信勸說楊賈“貨物明早起運”。林聰密報包公。包公即猜到鮑信是為留下通風報信的時間。果不出所料,待楊賈走后,鮑信即寫了一張字條,交與本店伙計童豐。童豐匆匆出門,走到城西30里處,將字條埋在路旁一棵樹下。這一切被暗中監視跟蹤的鄭槎看在眼里。

待童豐走遠,鄭槎扒出字條,見上寫“貨明早起運”,忙將字條重新埋好。不久便見有人取走字條。鄭槎回報包公。包公讓林聰和車夫于次日正午,趕到山僻林間小路,停下歇息,“守株待兔”。果然,土匪中了包公的“引蛇出洞”之計,如期進入預伏地點,被一網打盡。

人贓俱獲,鐵證如山。眾匪無法抵賴,只得供認劫殺布商和伙計,圖財害命,種種罪行。包公依律將為首強盜“攔路虎”就地正法,從犯發配邊遠服役;將茂源布店老板鮑信和伙計童豐逮捕判刑。

姓宋布商之子孝先,從蘇州來天長縣尋父,見到縣衙布告,方知其父遇害,賊人已除。孝先感泣,拜謝包公。包公命將20匹布發還原主,并讓其運回父親骨殖。

JBO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